小学作文_小学生作文大全_小学生作文400字小学作文_小学生作文大全_小学生作文400字

您现在所的位置:主页 > 作文 >

保護野生動物守護美麗家園(深度觀察)

时间:2022-01-11 13:3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習總書記指出,生物多樣性關系人類福祉,是人類賴以生存和發展的重要基礎。

  我國作為世界上野生動物種類最豐富國家之一,這些年來通過棲息地保護、拯救繁育等措施,野生動物保護工作取得明顯成效。本期我們以藏羚羊、朱鹮、長江江豚、亞洲象4種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作為代表,講述野生動物保護的動人故事,感受相關部門、社會各界與公眾為保護野生動物付出的努力。

  生物多樣性保護是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讓我們一起行動起來,保護野生動物,守護我們的美麗家園。

  青藏公路3002公裡處,一群藏羚羊在領頭羊帶領下,在路邊徘徊觀察,然后小心翼翼走上公路,眼看要通過公路,又警惕地退回路邊,如此重復數次,終於全部通過,繼續向可可西裡腹地遷徙。這些可愛的“高原精靈”不知道,在不遠處,車輛在巡山隊員指揮下停車等待。

  “我們已經安排沿線保護站加強管護,採取臨時交通管制、巡護救助等措施,讓藏羚羊在遷徙途中盡量不受干擾。”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長江源園區管委會可可西裡管理處主任布周說。

  藏羚羊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主要分布於以羌塘為中心的青藏高原地區。眼下,可可西裡正迎來一年一度的藏羚羊遷徙產仔之旅。

  陝西省動物研究所研究員吳曉民介紹,藏羚羊遷徙行程往返最長可達上千公裡,“雌性藏羚羊每年11月至12月交配后,次年5月開始前往可可西裡卓乃湖、太陽湖等地產仔,7月至8月產仔結束后,帶著幼仔陸續返回原棲息地與雄羊合群。”

  “過去,因非法捕獵等原因,藏羚羊種群數量大幅減少。”可可西裡管理處索南達杰保護站站長趙新錄說。

  從1981年開始,我國嚴格禁止一切貿易性出口藏羚羊及其產品的活動。1988年,野生動物保護法頒布后,《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於1989年發布,將藏羚羊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嚴禁非法獵捕。

  與此同時,我國在藏羚羊重要分布區劃建新疆阿爾金山、青海可可西裡、西藏羌塘等自然保護區,成立專門保護管理機構和執法隊伍,對藏羚羊種群活動進行巡護監測。

  在工作日志上,趙新錄記錄下他和隊員們500多次巡護,80余萬公裡的行程。趙新錄說:“可可西裡已經10多年沒有響起盜獵的槍聲。經過各方持續保護,可可西裡藏羚羊種群從不足2萬隻恢復至7萬多隻。”在整個青藏高原,藏羚羊種群已經超過30萬隻。

  人類保護藏羚羊,藏羚羊也漸漸適應了野生動物通道。“青藏鐵路、青藏公路等路段,按照藏羚羊遷徙習慣設置了寬闊、平緩的野生動物通道。10多年前觀測藏羚羊,它們要嘗試兩三天才能通過動物通道,現在羊群短則10多分鐘、長則幾個小時就能順利通過。”吳曉民說。

  青藏高原生態脆弱,氣候變化等因素威脅著藏羚羊種群的生存。吳曉民說,目前,對藏羚羊種群系統化的動態監測還需加強。他建議,各保護區要加強區域聯系,建立健全藏羚羊種群及棲息地數據庫,為保護管理提供決策依據﹔還要進一步減少人為因素干擾,加大保護力度。同時,隨著藏羚羊數量持續增加,要加強棲息地承載力研究,關注因超載造成的對種群發展的潛在威脅。

  今年5月,來自陝西省動物研究所與西藏林草局的研究團隊再次深入羌塘自然保護區,對藏羚羊等野生動物及其棲息地展開全面系統深入的調查和監測。

  如今在可可西裡,越來越多的環保志願者來到這裡。趙新錄除了日常巡山,也有了新任務,“我們要擔起科考隊伍向導、游客講解員等工作,需要學習的知識還有很多。”

  最近,長江江豚多次出現在湖南省岳陽市長江段和洞庭湖區,引來眾多關注。“最多的一次,有十幾頭銀灰色的江豚躍出水面。”長江江豚保護協巡隊隊員江科明說。

  江科明曾是洞庭湖漁民。前些年洞庭湖由於過度捕撈,魚越來越少,老江和同伴們的生計難以維持。“保護魚類太重要了。”江科明由衷感慨。2017年,當地成立長江江豚保護協巡隊,老江報名參加,從捕魚者變成護豚者。

  近年來,隨著保護力度不斷加大,曾經遍布洞庭湖區的捕魚設施被清理拆除,電魚、挖砂等行為被禁止。2019年12月起,洞庭湖全面禁漁。這些措施對於長江江豚保護卓有成效。農業農村部定期組織開展長江江豚生態科學考察,2017年考察數據顯示,長江江豚種群數量約為1012頭,主要分布於宜昌至長江口約1700公裡長的長江干流及鄱陽湖和洞庭湖,其中長江干流有445頭,鄱陽湖457頭,洞庭湖110頭。

  “最新的考察結果顯示,長江江豚種群數量迅速下降的趨勢得到遏制。”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郝玉江表示,目前,長江江豚在長江干流的分布呈斑塊狀特征,如在南京段約50多頭,在武漢段卻極為少見﹔與長江干流相比,鄱陽湖和洞庭湖的長江江豚要相對集中一些。長江江豚沒有明顯的洄游習性,但隨著水文條件、水質條件和魚類資源變化,它們在長江干流和湖區之間存在遷移行為。

  保護好長江江豚,需要充分摸清其生活習性。“長江江豚是長江中的頂級捕食者,但其實隻能捕食體長為10—20厘米的小魚,吃不了大魚。”湖南省岳陽縣東洞庭湖管理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姜宏毅介紹,針對長江江豚的食性特點,近年來,他們聯合相關部門和社會組織,每年春天都會開展魚類增殖放流活動,補充長江江豚的餌料資源。

  “魚類資源變多了,水體的生物多樣性增加了,江豚的數量也會不斷增加。”姜宏毅說。

  目前,洞庭湖的水質已提升至Ⅲ類,比較適合長江江豚生存。岳陽縣投入1.2億元,拆除85處矮圍,聯通水體,以擴大長江江豚棲息空間。同時把湖上的柴電駁船全部改用岸電。姜宏毅介紹,長江江豚交流、定位、捕食主要靠聲吶系統,船隻改用岸電,噪聲減少,可大大降低對長江江豚棲息活動的影響。

  長江江豚能否採用人工輔助方式快速繁育?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淡水漁業研究中心研究員劉凱表示,長江江豚是胎生,一胎隻產一仔,繁殖效率比魚類低得多。全人工繁育技術、建立長江江豚保種屏障的相關研究工作正在穩步實施,野化放歸的工作也在積極推進。

  專家表示,作為水生哺乳動物,保持一定的種群數量是維持其正常繁衍的必要條件。目前,盡管長江江豚總數有千余頭,但未能形成聚集效應,而是分為多個小群體,特別是在長江干流,其斑塊狀分布導致群體間形成了一定的地理隔離,影響了群體間的基因交流。

  “要加強長江江豚群體交流,降低種群基因隔離風險,需要解決長江及湖區的岸線硬化和過度開發等問題。”郝玉江表示,長江江豚是長江生態保護的旗艦物種,其生存狀況標志著長江生態環境的好壞,一定要保護好長江“微笑天使”。

  走進陝西洋縣,碧空中時常可見朱鹮翩躚起舞。“對這座秦嶺南麓的小城而言,朱鹮是‘最閃亮的名片’。”今年67歲的路寶忠,跟朱鹮有著不解之緣。

  朱鹮,又名朱鷺、紅鶴,被譽為“吉祥鳥”,歷史上廣泛分布於東亞地區。20世紀中葉以來,隨著人類生產活動影響,朱鹮數量快速減少,一度被認為已在我國滅絕。

  “中國到底還有沒有朱鹮?”1981年5月,中科院鳥類專家劉蔭增經過3年跋涉,跑遍大半個中國,終於在洋縣姚家溝一帶的山林裡,發現了7隻朱鹮。

  隨后,洋縣發布緊急通知,朱鹮活動區裡,不准砍伐樹木、不准使用農藥、不准進行狩獵、不准開荒放炮。4人“護鹮小組”緊急成立,進駐姚家溝,24小時監護這些“寶貝疙瘩”。

  當年20多歲的路寶忠剛入職縣林業局,便被抽調為小組領隊。4個小伙子扛著鍋碗被褥,在海拔1200米的小山村駐扎下來。

  “朱鹮飛到哪兒,就要跟到哪兒。鳥兒在視線內,我們才能安心。”路寶忠和同伴們翻山越嶺,跑遍了周邊區域……

  經過近10年全方位呵護,朱鹮數量漸增,營巢范圍逐漸擴大。與野外保護同步,朱鹮人工繁育也開始摸索前行。人工孵化幼鳥成功、人工飼養朱鹮首次產卵……每一步進展,都讓技術人員興奮不已。

  “護鹮不僅靠‘專業隊伍’,老百姓的廣泛參與同樣重要。”路寶忠清楚地記得,當年有個農戶的家畜驚了樹上孵卵的朱鹮,成鳥逃走了,留下了窩裡的蛋。農戶老大娘怕蛋凍壞了,從樹上取下來暖了一晚上。第二天成鳥回來了,她才把蛋放回巢去。

  每年夏秋季節,朱鹮從山區飛到丘陵、平川,活動范圍擴大。這些區域內有很多群眾擔任信息員,一旦發現朱鹮,他們做好記錄立即上報,交由專業人員核查監測。

  保護成效日益凸顯,進入新世紀,朱鹮的野外種群、人工種群,數量雙雙破百,擺脫了低位徘徊的困境。

  隨著朱鹮種群的壯大,野化放歸提上日程。“將人工種群放歸自然,是拯救瀕危物種的終極目標。”在陝西省林草局教授級高工常秀雲看來,讓朱鹮“回家”意義重大。

  2007年,陝西寧陝縣寨溝村,26隻朱鹮放歸山林。“這邁出了朱鹮返回藍天的第一步。”常秀雲介紹,此后數年間,野化放歸跨越秦嶺,銅川沮河流域、寶雞千湖濕地等區域,相繼迎來朱鹮翱翔的身影。

  截至目前,陝西漢中朱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已建成種源基地2個,救護繁育基地5個,野化放歸基地8個。40年來,經過幾代人不懈努力,朱鹮種群數量已由當年的7隻,擴展至5000余隻,其中我國境內4400余隻,陝西就佔了4100余隻。

  幾年前,路寶忠從陝西漢中朱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崗位上退休。如今,走在洋縣的山林鄉野,路寶忠仍喜歡抬頭看一群群朱鹮掠過天際。“從‘孤羽七隻’到‘千鳥競翔’,曾經付出的汗水與青春,都值!”路保忠感慨。

  近幾個月來,一群野生亞洲象從雲南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一路向北遷移,為保証人象安全,專家團隊和沿線干部群眾展開了一場保護接力。

  亞洲象曾在我國許多地區棲息、繁衍,后來其分布區域、種群數量不斷萎縮,在我國境內一度瀕臨滅絕。如今我國野生亞洲象種群正在恢復,數量穩定增加、活動區域持續擴大。“保守估計,目前我國野生亞洲象數量有300頭左右。”雲南大學生態與環境學院教授陳明勇說。

  從建立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到實施救護與繁育,保護野生亞洲象的行動一直持續。西雙版納亞洲象救護與繁育中心自2008年成立以來,先后參與救助過20多頭亞洲象,9頭小象在這裡出生。

  亞洲象種源繁育中心主管熊朝永從事野生亞洲象救助14年了,能說出每一頭大象的故事。亞洲象“羊妞”和他的感情最深。“有先天性疾病的小‘羊妞’出生兩周就被象群遺棄了,救助組在思茅港鎮發現它時,情況十分危急。”熊朝永說,在救助中心,經過精心的治療養育,“羊妞”日益好轉。

  隨著亞洲象種群數量增加,新的挑戰悄然而至——不少野象走出保護區,甚至進入人類生活區。為減少野象活動造成的人象沖突,國家林草部門和雲南省各級政府進行了不少探索嘗試。

  普洱市思茅區倚象鎮納吉村周邊常有20多頭亞洲象活動,有兩次闖入校園。當地政府為該校修建了防野象沖撞護欄,將人象隔離,守住了164名學生的平安,也保護了大象。學校還將原來種植的棕櫚樹,更換為火焰木等大象不喜歡的植物,避免大象因尋找食物進入校園。

  在西雙版納景洪市大渡崗鄉關坪村香煙箐村民小組,一道綠色防護欄將整個村子環抱其中。堅實的防護欄隔開了亞洲象和村民的生活空間,讓人與大象各得其所。

  雖然亞洲象活動對當地居民生活有困擾,但也帶來了不少機會。距離西雙版納野象谷景區僅有兩三公裡,關坪村不少村民就近到景區就業,還有村民開起農家樂,吃上旅游飯,日子越過越好。

  2018年,西雙版納勐海縣建立第一個縣級亞洲象監測預警平台,用無人機、紅外相機等追蹤象群最新動態,實現了實時信息傳輸和及時預警。人主動避開野象,讓路給野象通行。修建中老鐵路勐養段,以隧道的方式“穿越”亞洲象棲息地,最大限度避免驚擾亞洲象。

  “未來要多從滿足亞洲象需求角度開展保護工作。”陳明勇說,開展野生亞洲象棲息地建設,通過人工干預為野生亞洲象提供更豐富的植物,從而減少野生亞洲象的無序流動。他認為,長期來看,要加快推進自然保護區條例修訂,推動在保護區內實施林木疏伐等修復改造措施。同時,積極推進亞洲象國家公園建設,通過適度開展生態體驗等項目帶動周邊社區居民持續增收,更好地實現人象和諧。

  昨日,國家統計局雲南調查總隊發布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雲南居民人均消費支出8821元,同比增長14.2%,比2019年上半年增長20.0%,兩年平均增長9.5%,兩年平均增速高於全國平均4.1個百分點。 從城鄉居民消費情況看,上半年,全省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3063元,同比增長12.5%,增速低於全國平均4.2個百分點,比2019年上半年增長16.6%,兩年平均增長8.0%。…

  人民網維西7月24日電(程浩)滇金絲猴是中國獨有的珍稀瀕危物種,是世界上棲息海拔高度最高的靈長類動物。7月22日,有生態攝影師在位於雲南省迪慶州維西縣塔城鎮的滇金絲猴景區拍到滇金絲猴活動的身影,面對鏡頭,它們很淡定,樣子很萌很可愛。…

图片专区